弥生 中尾遗址 鸟取县仓吉市 弥生时代中期后段(约2000年前)

从日本海沿岸的弥生时代村落出土的日本国内最长的船载铁器

自古以来人类活动的要地

中尾遗址位于鸟取县中部的仓吉市。坐落在距日本海沿岸南下7公里左右的仓吉市大谷的低矮丘陵上,丘陵的南侧流淌着天神川的支流–国府川。其附近除了东前遗址和国分寺古坟,还有史迹伯耆国厅迹和史迹伯耆国分寺迹等重要遗址,说明此地在古代承担着重要的作用。

中尾遗址随着工业园区的建设,在1991年进行了第一次发掘,并在2014-2016年进行了第二次发掘调查。共发现旧石器时代的石器和159个绳纹时代用于狩猎的陷阱、25座弥生时代的竖穴式建筑、21座干栏式建筑、2座古坟时代后期的古坟等。从而得知,人们曾长期在此地进行生产活动。另外,在2019-2021年进行的第三次发掘调查中,发现了11座弥生时代中期至古坟时代早期的竖穴式建筑,以及25座古坟时代中期至晚期的古坟。

在第三次发掘调查中发现的弥生时代中期后段的竖穴式建筑里,出土了器型完整的铁矛1件,铁斧2件。铁矛应是从朝鲜半岛传入而来,全长约54.3cm,是目前日本国内出土的最长的铁矛。铁斧是经过敲击伸展而成的板状铁斧,以及把熔化的铁灌入范型(模子)里制作而成的铸造铁斧。板状铁斧是朝鲜半岛制作的,其长度27.5cm也属于目前日本国内出土板状铁斧中最长的一类。铸造铁斧则是中国制,长约11cm。

日本列岛最早的铁器出现在弥生时代早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到了弥生时代中期,珍贵的铁器从大陆和朝鲜半岛陆续传入。铁器主要从北九州的权力者的墓中出土,如中尾遗址这般,从弥生时代的竖穴式建筑中一并出土了铁矛和铁斧,在日本仍无二例。

焚烧后遗留下铁器的竖穴式建筑

有铁器出土的竖穴式建筑位于弥生时代中期后段聚落的西端附近。发现了6个直径约7米的用于支撑屋顶的圆形柱孔。作为当时较大型的竖穴式建筑,仅留有建筑骨架和屋顶,或许是因火灾被烧毁的。出土的3件铁器均发现于被烧毁的横梁和屋顶之下。其中铁矛处于倒下的状态,最初的状态应该是刀尖朝下立在柱子附近的地面上的。在同一根柱子的底部还发现了被刺穿的板状铁斧。发现铸造铁斧的地方位于离柱穴约50cm的位置。3件铁器均未发现手柄。

从出土状况来看,此竖穴式建筑遭受火灾的同时,3件铁器均处于屋内。若火灾的原因是意外失火的话,应该会带着贵重的铁器跑到屋外。因此我们判断,当时的人们是为了祭祀或礼仪活动,故意将3件铁器放在屋内并将房屋烧毁。在日本国内其他地方并未发现将遗留有铁器的竖穴式建筑烧毁的例子。

通过此次发掘调查,我们获得了很多新的启发。一直以来,铁器的分布中心位于北九州。但是同时期,在遥远的鸟取县发现的铁矛和铁斧,以及在处于内陆的中尾遗址中生活的人们持有铁器这一事实,迫使人们对以往铁器的普遍概念产生了新的认知。

在北九州的聚落和大陆有很深的联系并积极进行贸易的时候,与中尾遗址相近的日本海沿岸聚落有可能不经过北九州就获得了来自大陆和朝鲜半岛的运输货物。这对于考察弥生时代铁器的流通路线尤为重要。并且,通过对有铁器出土的已烧毁竖穴式建筑的发掘,也为考察当时铁器的特点和使用方法提供了新的材料。(片岡启介)

从烧毁的竖穴式建筑中出土铁矛1件、铁斧2件

从烧毁的竖穴式建筑中出土铁矛1件、铁斧2件

铁矛横放于柱子的底部,最初应该是刀尖朝下立在柱子附近。板状铁斧与手柄相连的一面插在柱子的底部,斧刃朝上。以上铁器在使用时都附有木质手柄,但在出土时并未找到。因为铁器只有装上手柄才可以使用,并且没有发现使用的迹象,所以这些铁器可能并没有被使用过。

遗址位置示意图

遗址位置示意图

Iron pike, board-shaped iron axe, cast iron axe (from the left)

铁矛、板状铁斧、铸造铁斧(从左往右)

目前日本国内出土的最长的铁矛。和韩国的茶户里遗址出土的铁矛(约59cm)相似。矛身长且薄,应该不是实用器具。板状铁斧是日本国内最大级别的,韩国的茶户里遗址和勒岛遗址也有类似器物出土。铸造铁斧则是利用两枚模范制作而成。

遗址全貌图

遗址全貌图

Tomb No. 1

1号坟

直径约22m的巨大古坟,周围环绕着14个墓穴。

有铁器出土的竖穴式建筑全貌图

有铁器出土的竖穴式建筑全貌图

被烧毁的竖穴式建筑(西半部)

被烧毁的竖穴式建筑(西半部)

东半部是第二次,西半部则是第三次调查的。从上往下,可以清楚看到构成建筑的横梁和椽子(从建筑物的中心向墙边呈放射状径向排列的框架)。